为何阿根廷人喜欢看心理医生_热点创业_热点网_www.westofwells.com,beibeiwang - 注册送白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创业 >

注册送白菜网

热点网     发布时间:2018-07-29   
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绿树成荫的地区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弗洛伊德别墅”(VillaFreud),北边有家咖啡馆,里面几乎空无一人。罗伯特阿尔瓦雷斯(Robertoálvarez)喝了一口浓咖啡,皱起眉头,开始历数他过去几十年看过的心理医生的名字。他数着数着停了下来,发现自己的手指不够用了。 “让我告诉你我们阿根廷人的特点,”阿尔瓦雷斯说,这位51岁的建筑工人此前谈论了雅克拉康(JacquesLacan),这位著名的法国心理学家有时候会在出租车上对病人进行心理治疗。“说到挑选心理学家,我们就像寻找完美香水的女人。试试这个,试试那个,最终总能找到合适的人眩” 实际上,听到精神分析疗法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式微,阿根廷人总会挤出一丝微笑,相比长达数年探索灵魂的精神分析疗法,其他疗法疗程更短,费用通常更为便宜。即使阿根廷人备受高通胀和经济衰退的困扰,许多人依然清楚地知道,至少在自己生活的领域他们想要什么:大量的精神分析。 阿根廷执业心理医生的人数一直大幅增长,根据心理学家、研究员莫德斯托阿隆索(ModestoAlonso)的,阿根廷每10万人拥有的心理医生人数从2008年的145名增长到去年的196名。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Psychological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美国每10万人大约拥有27名心理医生。 这些数字让阿根廷这个国家依然对一个世纪前的经济衰退耿耿于怀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至少在人们愿意袒露自己的灵魂方面位居前列。 “说到你每周去看两三次心理医生,在阿根廷没什么见不得人的,”29岁的心理医生蒂齐亚诺费诺基耶托(TizianaFenochietto)说,她在托尔夸托德阿尔韦亚尔精神病医院(TorcuatodeAlvearHospitalforPsychiatricEmergencies)做住院医师,这是一家公立医疗机构。“恰恰相反,”费诺基耶托说,过去八年她本人也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这样做很时髦。” 我们在这座城市里走不了多远,就能发现人们对各种心理疾病不同程度的痴迷。弗洛伊德别墅这个名字不仅是向奥地利精神分析之父致敬,还是对为数众多的心理医生的认可,他们聚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北部的格尔梅斯广场附近,在优雅的街道两旁的建筑里进行心理咨询。 搭乘出租车走一小段路,就到了科连特斯大街旁的剧院区,目前有两部戏的阿根廷改编版正在联袂上演,每天晚上都有人排队等待入场观看,一部是《弗洛伊德的最后对话》(Freud’sLastSession),它虚构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Freud)和C.S.刘易斯(C.S.Lewis)之间的辩论,另一部是《强迫症》(TocToc),围绕强迫症患者展开情节。 随意走进各家书店,阿根廷人撰写的精装书比比皆是,介绍了困扰人们的心理疾病及其治疗方法。其中有马莱莱潘查斯基(MalelePenchansky)的《癔病通史》(UniversalHistoryofHysteria),亚历杭德罗达格法尔(AlejandroDagfal)的《巴黎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心理学家的发明》(BetweenParisandBuenosAires:TheInventionofthePsychologist)。有本新近获奖的阿根廷漫画《补梦人》(RepairerofDreams)融入了精神分析学,讲述了一个叫做“波勒尼亚”(Polenia)的反乌托邦城市的故事。 精神分析不仅针对阿根廷的富裕阶层,公费医疗体系里的一些心理医生也为患者提供免费咨询。尽管有些私人医疗计划不涵盖精神分析的费用,但是部分工会工人的保险计划包括了每年几十次的心理咨询。 “我们并不是做慈善,而是为人们提供公平机会,”阿德里安娜埃伯利斯(AdrianaAbeles)说,她是精神分析基金会(FieldsofPsychoanalysisFoundation)的会长和创始人,这个基金会主要进行心理研究,培训精神分析专业的学生,提供心理治疗。在患者无力支付费用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做义工来交换心理咨询,比如做修家具、做饭或刷墙这类活儿。 阿根廷的心理学家日益增多,也意味着消费者有相当大的议价能力。尽管有些顶尖医生每次心理咨询要收取相当于几百美元的费用,不过许多医生还是会根据病人的收入灵活收费,咨询费用最低为每小时15美元。
推荐图文